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休闲时间 >> 别致诗文

生命的光

2018-04-10来源:华人基督徒文学艺术者协会网 作者:张挪亚点击:

 

    我羞死了。当时我不听他多好呢!他从前苦苦哀求,我不是从没答应吗?

……只要没有这一次……我刚嫁到利未家的时候,邻居们都夸我呢,说我贤良淑德,秀外慧中。都说利未有福,利未自己也这样说,可不是我夸口。但现在我今后怎么作人呢?

走,你这个淫妇!他们恶狠狠地推我,我一个踉跄,整个人跌在地上,刚作好的衣服都脏了。我想要起身,项链竟不争气地断了!珍珠撒了一地。我就去捡。他们不让我捡,又推我一把,我就重重地坐在地上了。我觉得好委屈,眼泪一粒粒涌上来。起身的时候,瞥到围观我的邻居们,觉得他们的身形好是高大,连眼神也是那么深远,一如我跌在万里之遥。

他们大概听说了我的事吧。我听见邻居阿婆很自信地对一个外地人说:我就知道她早晚会出事,利未不在家时,她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真不知扮给谁看呢!

周围人纷纷点头,又开始咬起耳朵。只是我被这些人强行拉走,不能再听见了。我顿时觉得很凄凉,阿婆一直夸我会打扮,叫她女儿向我学习,今日竟然这样说我。

有个小孩叫西布伦,平时很亲我的,常常跑到我家来玩,今天看见我被这么多人拽着,觉得很奇怪,想要跑上来,却被他妈妈拉住,附着耳朵说了些什么,他一脸惊吓,看我的眼神也奇怪起来。突然,我看见他也在人群中间!我立时颤抖起来,我说不清是气愤还是惊奇。怎么他没事吗?当时他正在疯狂地亲吻我,但是突然停了,把我摔在床上。他飞快跳下床,我不知道他要作什么。回头一看,文士与法利赛人进来了。我害怕极了,裹着毯子瑟瑟发抖。他也被他们从窗户上拉下来,因为他竟然要赤着身子跳窗!他们一定会拿石头打死我们的。我想。但是很奇怪,他们把他带出去,却命令我穿好衣服。(穿衣服的时候,他们中间有几个好色的,一直看着我的身体。)然后他们就带我出来了。他是主谋啊,我不过是个从犯。他怎会没事?我一直看着他,他的目光始终不转向我,好像完全不知情一样,站在人群中间。你们全都该死!!!

找到了,他正在空地那里呢!一个差役急急跑过来对某个领头模样的人说。他们就把我押过去。要把我带去哪里呢?到了空地,他们把我放在当中,开始不断地问一个年轻人应该怎么处置我。我有点奇怪,连我这样不读摩西律法的人都知道,石头是我的结局。这些人都是熟习摩西律法的啊,怎么去问一个年轻后辈这种基本问题呢?发问的时候,后面有些人暗笑。我渐渐明白了,为什么我们没有被就地处死,为什么他被释放了而我被押送到这里来,他们才不是为了神的律法的公正!这些人,他们在设圈套!!!假若年轻人说,应该被处死,他们就会去告诉罗马z /-府,这个人教唆杀人;假若年轻人说,不该处死,他们又有理由质疑年轻人,为什么不把神圣的摩西律法当回事?我开始有些可怜起这个年轻人来。连我都看出来这是圈套,你怎么办呢?那年轻人一言不发,弯下腰,用手指在地上写起字来。(他在写什么?我很好奇。可惜我不认字。)但那些人忍不住了,一直催问他。

他就直起腰来,对他们说:你们中间,若有人是没有罪的,可以扔第一块石头。说完,又弯下腰,继续在地上写字。

啊?这就是你的回答?我有些失望,闭上眼睛,准备接受我的命运。等了一会儿,并没有石头飞来,倒是听见一阵骚动,我睁开眼睛。那些人,从老到少,正一个一个地离开。有些原本拿着石头的,都把石头放下了。最后只剩下那个年轻人还与我同在。我一开始大大惊奇,转而愤怒。你们的良心终于承认你们这次的行为不是出于伸张正义吗?你们背后也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吗?你,西门,你的钱是来路不明的;你,约瑟夫,作木匠时,常常偷工减料;你,犹大,据说与好几个女人有暧昧的关系……你们的事,不过没有被拿到证据而已!像你们这种人,不配来审判我!正当我觉得大为解气之时,那年轻人站起来,对我说:那些控告你的人在哪里呢?没有人给你定罪吗?

我好像遇见知音一样,准备和他好好倒倒苦水,解释我这次只是一时不慎而已,我并不是他们所认为的淫荡的女人……但我与他的目光一接触,就不知怎么地羞愧起来。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清澈的目光,似乎要把我的心肠肺腑都看透。确实没有人拿石头打我,没有人给我定罪。但是我刚刚在心里把他们都定罪了……我又想起来,当年我嫂子夜半行路被人非礼,我们全家都觉得她不干净了,连跟她最要好的我,也不再与她亲密,以致她常常胸闷,最后卧床,年纪很轻就去世了。我一直不觉得我有什么错,我总觉得自己应该和她划清界限。一直以来,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很好的人,直到这次作了可耻的事。

你们中间,若有人是没有罪的,可以扔第一块石头。这句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来。哦,难道这话不也是对我说的吗?虽然确实有人不断勾引我,我若不是也想尝尝刺激,这事怎么会发生呢?其他事上也一样,不过因为我没有经历到别人所经历的试探而已,我不是一样靠不住吗?哦,他们不扔我石头,我倒想向他们扔石头,这是何等可怕的想法!在我眼前的这个人,说了这样的话,并不走开,似乎是在宣告,他是这么多围着我的人中,唯一有资格扔我石头的。他是谁呢?没有人是不犯罪的,除非他是……弥赛亚(基督)!想到这里,我害怕起来,我不知道他要怎么办我。我颤抖地说:主啊,没有人定我的罪。但是,你要定我的罪吗?你要用石头打我吗?

在他面前,我似乎没有逃走的力量。他看着我,眼神充满爱怜,说:我也不定你的罪。走吧,从今以后,不要再犯罪。

我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【注】此小说荣获香港汉语圣经协会举办的《圣经故事征文比赛》冠军

【来源】华人基督徒文学艺术者协会网

上一篇:重画一个你
下一篇:诗歌:朋友

more点击排行

关于我们|人才招聘|网站声明|广告联系|联系我们

地址:海口市龙昆南路43号吉佳居408 琼ICP备16001093号 电话:0898-66717707 手机:13876184121 Email:13876184121@163.com 联系人:符先生
温馨提示:采用信息,请核实相关法律手续,如有纠纷通过法律途径解决,与本网站无关。Copyright©2008-2009 hn88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admin